阿蕉

换个小号

【K莫】8度

我明明是想写甜饼的,这写的啥啥啥啥

大概还有一篇都是糖和荤段子的后续,然而懒癌发作不知道什么时候写得完

OOC属于忘了吃橙子的我自己

 

1

 

深秋夜晚的寒风是要命的,吹得郝眉又把脸往围巾里缩了一点。

幸好目的地离地铁站出口不算远,他顶着风没走几分钟就看到了贝微微站在店门口冲他挥手打招呼。

“三嫂~”郝眉加快了脚步走到店门口愉快地回应。

“美人师兄,你总算来啦”

“这么冷你还在外面等,老三真是好狠的心啊。一点都不会怜香惜玉。”

“没事儿,这不是怕你们找不到地方吗”贝微微朝郝眉身后看了看,一脸疑惑地问:“KO师兄呢?他没来吗?”

又不是连体婴儿,难道还每时每刻黏在一起。

郝眉掩饰自己的不快敷衍了一句:“他有点事不能来”然后开始转移话题,“太冷啦微微师妹,咱们进去吧?”

“可是愚公师兄还没来……”

“微微,进去吧”肖奈悄然无声地从店里走出来站到贝微微身后“愚公要是蠢到连地方也找不到,他就该被我开除了。”边说边给贝微微披了件厚的外套,然后牵着手把人直接往店里带。

郝眉看着这一幕,有些不是滋味。他站在绚烂的霓虹灯招牌下,浓烈的酒味和喧闹的声音从屋内蔓延到室外。

他叹了一口气,迈步走入店内。

 

2

“那你真不去了?”

“嗯”

郝眉的语气和表情里是藏不住的是失落。

今晚他们大学同学聚会,郝眉当然想让KO跟他一起去,没想到KO一口回绝了。

他知道KO不太愿意在外抛头露面。致一与其他公司合作时,会有大大小小不同规模的发表会,KO虽然是核心成员却向来拒绝出席这类会议。

人性千奇百怪,有人乐于出头展现自己成为聚光点,有人愿意隐姓埋名甘做扫地僧,郝眉很能理解,也早就习惯了KO不爱见人的性子。

但同学聚会又不是什么发表会,来的还很多都是致一的同事。致一还时不时搞个聚会庆功宴出游活动,也没见KO拒绝。

郝眉实在没想出什么KO不愿意去的理由,只能认为KO不愿意去见陌生人。

“可是……老三都把微微师妹带去了”郝眉闪着眼睛红了脸不好意思地放了一个大招。

KO注视着那个模样心里一软,但还是摇摇头说:“不太好”

“有什么不太好的!”郝眉的怒气立刻就上来了,自己都臭不要脸地表达了想带家属的意愿居然还是被拒绝了。

他看着KO欲言又止的样子突然又没了脾气,只得认命:“好吧,我自己去。”

郝眉怏怏不乐地套上外套准备出门,又被KO拉住。

“外面冷”KO给他脖子上绕了个围巾,然后抱住他说:“少喝点酒”

就应该把他绑去聚会,郝眉在温暖的怀抱里默默地想。

 

3

酒桌上闹哄哄的,计算机系的聚会无非就是一群大老爷们互相灌酒侃天侃地谈笑风生。

肖奈不动声色地把一杯杯敬向微微的酒全都挡了回去,引来一群单身狗哀嚎着唯一来的妹子却只可远观,惨无人道毫无天理。

“你们一群小兔崽子不把老娘当女人看吗!”班里数量只有一只的女性被炸地跳脚,又要了三箱啤酒灌得这群手无缚鸡之力的码农直往厕所跑。

又上了几道菜,猴子酒就着小米椒炒鸡胗又灌了几口酒,随口夸这店东西好吃价格也公道。愚公在一旁跟老同学胡吃海喝吹牛逼,话题从致一科技的未来大方向说到勾搭富婆的八大高档场所,什么健身房、滑雪场、马术俱乐部,反正哪里消费高往哪里跑。

郝眉呢,早在边上趴着。

“眉哥的酒量怎么还是一点儿长进都没有”

“这我得替眉哥抱不平啊!哪里没长进,8度的啤酒以前只能喝半瓶,今天,一瓶多三口!”

“厉害厉害,佩服佩服,吓得我吹一瓶压压惊”

一时间嘻嘻哈哈的笑声四起,被打趣的那位还趴着,被此起彼伏的笑声唤回了小部分意识。

脑袋昏昏沉沉,意识还是一团浆糊,旁边的人在说什么郝眉都听得见,但对话进了耳朵又被酒精恭恭敬敬地送了出去。

他想,我还是趴着吧,反正我也不是靠酒量吃饭的。

“上回加完班我顶着一鸡窝头买了点夜宵就跑去她家找她了,结果他爸妈居然刚好来看她。我想着我没车没房还一身邋遢实话实说一定要被揍,脑子一抽把夜宵递出去说我自己是送外卖的。我女友脸都绿了……”坐旁边的老同学抱怨着自己见家长的过程多么的荒诞且不顺。这年头在B市没车没房还没混出点成就,要过见家长这一关确实是个异常艰难的副本。大家纷纷安慰表示条件差不多自己还没有家长可见更是惨绝人寰。

郝眉想想自己就不参与讨论了,自己估计还讲不出一个完整的句子是一方面,主要还是在见家长这件事情上自家还是比较顺利,说出来估计会被群起而攻之。

而且还建立在自己的对象是个男的这么困难的基础上。

 

4

 

在向爸妈出柜这件事上,郝眉真的没有预料到会有这么顺利。

他趁着KO还没回家在电话里费尽口舌地表明了自己是认真要和KO在一起,KO对自己好的不能再好,如果家里不答应,自己的想法也会像当年执意要去念庆大一样不会改变,只能对不起爸妈云云。

郝眉就听郝母说了句你让我和你爸冷静两天,没想到半个小时就回了电话,跟他说毕竟自己是郝妈妈,无论自己的儿子走怎么样的路,只要不违反乱纪,自己都会站在他这一边。郝父那边她也会负责搞定的,让郝眉不要担心不用感到抱歉。

至于郝父,嘴上没表示同意但上周末还是跟着郝母北上来视察,看看这个拐跑自己儿子的KO到底如何。一家人坐下来还算和气地吃了顿饭。

明明一切这么顺利,KO又突然跟他闹别扭。

KO真是个混蛋……

“KO个混蛋!”借着酒劲郝眉抬起头来破口大骂,吓得身边的愚公摔了手里的酒杯。

 

5

 

“眉哥干吗呢,KO是谁?”不知情的人用肘关节捅了捅愚公好奇发问。

愚公还没想好怎么解释只能支支吾吾说不出句话,郝眉一手搭在他肩上,傻兮兮地笑着对那位好奇人士说:“KO啊,他……他是我老相好啊”

“不是!”愚公被郝眉的醉话吓个半死,赶紧伸手去堵郝眉的嘴,“他说的老乡,KO是他老乡啊哈哈哈”

“谁……谁说是我老乡”郝眉下意思躲开愚公堵他的手,“我是说~他是,是跟我入过洞房的关系嘿嘿嘿”

“眉哥说游戏呢!就他那个妖人中的人妖,你们都知道的啊”

“屁~我告诉你啊,游戏里没,没入过洞房,然后我们后来现实里补上了~”说完郝眉还不好意思地把脸埋进愚公的手臂,“嗷!”还拔了愚公一根手毛。

真是皇帝不急太监急,愚公真想抄起一个酒瓶照着醉汉的头上就是一下让他直接闭嘴以及住手。

“哈哈哈哈哈眉哥耍酒疯真有意思啊”得益于郝眉一张找不到妹子的娃娃脸,几个同学倒是都没把醉话当真,就当是看八点档津津有味地围观郝眉耍酒疯,还时不时调侃几句,被郝眉逗得直不起腰。

愚公舒了一口气,又赶紧给郝眉递了一瓶酒,看着他咕咚咕咚灌下半瓶期待郝眉再趴下。

「郝眉要是醉了,打电话给我,我去接他」

想着KO三小时前给他发的短信,愚公掏出了手机把电话打了出去。

 

6

 

“郝眉喝醉了,现在发酒疯呢,你过来接他吧”

挂了愚公打来的电话,KO听得皱眉。电话的背景音虽然嘈杂,他却清晰地分辨出郝眉在那嚷嚷的声音,还说着什么金屋藏娇,隐隐约约还听到了自己的名字。

郝眉看着很直接的一人,其实很难弄懂。当初自己黑了他电脑,以为他会生气他却表示有点刺激,说的时候眼睛还放着光。以为他不生气了,又因为他的女神气哼哼。一会儿又哭着喊着自己没饭可吃,情绪变化太快。

做的事情也出人意表,自己只是晚点回家,到家郝眉就扑上来笑嘻嘻地跟他说我把爸妈搞定了,像极了一只捕到麻雀的小猫神气十足地跟主人邀功,丝毫不用自己操心。

这样的郝眉在他眼里就是一道光,本身就耀眼夺目,色散出的每一种颜色也绚烂无比。这道光照进他一片寂静与黯淡的生命里,每一种颜色都照得他的人生斑斓。

“那你要别人怎么看郝眉。”

上周郝眉的父亲在走前私下跟他说了这么一句,堵得他说不出话来。

他可以完全不在意别人怎么想,但他无法忍受郝眉因为他的关系受到伤害。

不是每个人都能看见那道光。

窗外的城市华灯璀璨,流光溢彩,KO没想什么抓上车钥匙出了门。

 

7

 

KO到的时候郝眉又被愚公灌趴下了。愚公看到人来了低声跟郝眉说:“起来了,你那位老相好来了”

郝眉迷迷糊糊地抬头,看到一个人站在他跟前。

俊朗的眉眼,挺拔的鼻梁,厚实的嘴唇,穿了件挺括有型的黑色皮衣,就那么深情的看着他。

靠,真帅。

又是一道惊雷炸在郝眉心里,酒精让身体像火烧一样炙热。

他晃晃悠悠地起身,然后扑到KO怀里,准备转身跟人说个再见。

然后他感觉到KO轻轻地推开了他。

 

8

 

“你到底在想什么”

空气仿佛要随着寒风凝固,汽车鸣响这喇叭呼啸而过,路边的夜宵摊灯火通明觥筹交错,路灯打下来的光照着黑暗的路,郝眉停下脚步看着扶着他的KO。

KO抿了下嘴唇,不知道该说什么。

看他还是不愿意说,郝眉心里的怒气夹杂这委屈倾泻而出:“你是不是嫌弃我!”

KO蹙起眉头想要摇头否认,却被郝眉推开,“不对,你哪里敢嫌弃我!”

“反正你一定是在那里一个人装伟大,想着我们的关系被陌生人知道了,担心别人会对我有不好的看法吧!”

看KO默默地低头,郝眉上前揪住他的衣襟愤愤地说:“我要是在意这些,我又干吗想把你带来给我同学认识,我又何必跟我爸妈出柜,就瞒一辈子好了!”

酒气冲上脸,郝眉整个脸又热又红,眼眶已经湿了。他咬着牙不敢眨眼,就怕眼泪就这么流下来。

“比起被人说什么,你这样我更难受……”眼泪还是应声而落。

KO这下慌了,终于不是那张面瘫脸,他哪里见过郝眉哭过,这么坚强这么固执的郝眉居然哭了。他伸手抹去顺着脸颊流下的泪水,把郝眉揽到怀里紧紧抱着柔声说道:“你别哭”

 

9

 

KO想通了,既然郝眉没有想做每个人的太阳,那么就只照着自己就好了。

就像一只手电筒,只照着自己。

 

10

 

郝眉越想越丢脸,自己怎么就不争气的哭出来了。

他在KO怀里闷闷地说:“以后不许瞎想”

“嗯”

“就想着每天要给我做什么吃,想我给你搭的衣服多好看你有多感激我,想床上怎么伺候好我就行了”

“嗯”

“被人说一句我也就不开心个五秒钟,眨眼会忘了”

“五秒钟我也心疼”

郝眉突然抬起头来,红着眼望着KO说:“不许卖惨!可怜只有我能装,你不许!”

“好”KO温柔地回望他,手指在他脸上轻轻摩挲,“不哭了”

“哭是因为喝醉了”郝眉不满的哼哼

“现在还醉着?”

“嗯,醉着。所以你要牵着我走,否则我要昏倒了”

“好”KO握住郝眉有些冰冷的手,十指相扣,热度在手心蔓延。

“还有”

“嗯?”

郝眉笑嘻嘻地用另外一只手的手指点了点自己的嘴唇:“要亲一口”

街上行人匆匆走过,偶有目光投向街头这两个行为暧昧的青年男子,受不了刺骨的寒风又吐着热气继续前进。

KO低头看着郝眉,湿漉漉的眼眸,泛红的双颊,微张的嘴唇,用着眼神诉说着有多么喜欢自己,以及那可能是醉话的要求。

那道光照得他晕乎乎的,好像也喝醉了酒。

用手提着郝眉的下巴,KO勾了勾嘴角笑了,然后低下头吻住了他的小手电筒。


评论(7)

热度(176)

  1. 撩吧青风阿蕉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