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蕉

换个小号

【K莫】郝眉点了五次外卖,一次他拐跑了厨子

请忽视跟剧里KO不知道郝眉住哪这个冲突的bug

OOC属于明明想写小甜饼,却沉浸在荤段子无法自拔的我

1

  郝眉第一次给KO打电话其实原本是想发个短信的,昨天一个冲动跟炒菜大哥换了个手机号码,还在绞尽脑汁地思考第一条短信内容的时候却不小心拨通了电话。

  在电话那头传来低沉的一声“喂”之后,郝眉的大脑严重超负荷工作,深吸一口气后却蹦出一句,“你,你们送不送外卖啊?”

  老天啊!郝眉你是个傻逼吗!

  炒菜大哥明显介意自己厨子的身份,你还这么无脑第一句就跟人家提这个,就知道吃,是不是猪!不对,人家说不定根本没存你号码,都不知道你是谁!

  如果要问郝眉觉得什么时候的自己最蠢的话,他会把前几天为了三嫂指责老三是渣男推到第二,现在这一刻是当之无愧的第一。

  “嗯”那边沉默了一会儿还是回答了。

  “我,我是那个郝眉,就昨天那个码……”

 “我知道”KO的声音倒是显得很淡定。

  “哦,你知道啊,我还担心你没存我号码呢”郝眉松了一口气,“不好意思啊,第一次给你打电话就跟你问这个”

  “没关系,你要吃什么”

  郝眉其实没那么饿,被人这么一问馋意又被勾了起来。他点了几个菜报了地址等那边挂了电话又笑嘻嘻地趴在桌上对即将到来的美食满心期待。转眼就把自己做的蠢事给忘了,郝眉心里只想着这个炒菜大哥心胸宽广真真真真好。

  

  等接到电话,郝眉屁颠屁颠地下楼时还想着怎么是KO亲自给他打的电话,却看见穿着一身黑的KO拿着白色的塑料袋在楼下等他,很是显眼。

  “怎么是你送啊?你们店里没有送外卖的人吗?”郝眉受宠若惊地跟KO招了招手,边喊边跑到KO跟前。

  “都没空”

  “这多不好意思啊”郝眉有些过意不去地挠挠头,“菜都是你烧的,还要你送来”

  “没事”KO的语气倒是像真的不在意的样子,只是直勾勾地盯着郝眉。

  “对了,多少钱啊?刚才电话里都忘了问你了”郝眉接过外卖,从口袋里摸了摸,掏出一张百元大钞要递出去。

  KO倒是像忘了有这事的愣了愣,转身拿过自己的大包里面翻了翻,转头对郝眉说:“我没带钱包,没钱找你”

  “那我加你微信吧!钱我转给你!”郝眉没察觉自己声音高了八度,激动地掏出手机朝KO晃了晃。

  KO嘴角无意识地翘了一下,点了点头说好。

  他又低头朝包里伸手,摸出点东西放在郝眉手里说:“送的”

  郝眉顺着他的动作看向自己的手,三颗奶糖躺在他的手心。

  “谢谢!”郝眉因为三颗奶糖止不住地傻乐,露出一口白牙,给了KO一个特大特灿烂的笑容。

 ---------------------------------------------------

小炒老板:卧槽死小子人呢?!不烧菜死哪儿去了!

 

2

  郝眉顶着两个巨大的黑眼圈去拿他第二次点的外卖,KO看他走路都不稳了只好把他拉到旁边的长椅坐下。

  “很累?”KO看着郝眉连眼睛都快睁不开的样子,有点心疼。

  “没事儿”郝眉嘟囔着,“我论文都写好了没啥可忙的。就是我舍友,他们没我眉哥这么聪明啊,还在搞毕设,成天成夜码代码,累得一个个晚上都打呼,搞得我这几天都没睡好。”

  KO皱皱眉头,又从包里摸出东西交给郝眉。

  “这什么啊?”郝眉看着手里两颗橙色圆柱状的海绵捏了捏,“耳塞?”

  “嗯”

  “你怎么随身带耳塞”被捏成很小一团的耳塞又慢慢弹回原来的形状,郝眉笑了笑

  “住的地方比较吵”

  他转头看着KO,眼睛睁大了一点,“那你自己怎么办啊”

  “我自己还有”

  “对哦,谢谢”郝眉迷迷糊糊地咧嘴笑了一下,他有些不清醒。风吹来,他想着KO身上居然没有什么油烟味,想着KO的声音低沉得很好听,KO看向他的眼神暖烘烘的有些……温柔?

  KO看着郝眉在他的注视下一点点合上眼,头缓缓倒在他的手臂上就这么睡着了。他用另一只手小心翼翼地把郝眉的头挪到他的肩上,听着郝眉在他耳边轻声而平缓的呼吸。

  他看着那张睡脸,听着耳边的呼吸声,感受着肩上的重量,还有对方身上淡淡的味道混着校园里的花香,一切那么真实。

  他却对未来有了许多也许不那么真实的憧憬。

 ---------------------------------------------------

愚公:呼~呼~咳~呼~嘎吱嘎吱~呼~美人~呼~我把你桌上的奶糖吃了~咳~呼~嘿嘿~富婆~呼

郝眉:我一定要拿枕头闷死这货啊啊啊啊啊啊啊(╯‵□′)╯

 

3

  KO第三次接到外卖的电话的时候发现郝眉给的地址换了。他拿着塑料袋站在“致一科技”的牌下,看着空荡荡的公司怀疑是不是走错了地方。

  然后他才看见一个黑袍怪朝他飘来。

  “KO!你来啦!”郝眉跑到他面前,他才看清郝眉身上穿着的是学士服,头发也不是平日散着刘海的模样,而是把刘海全都往后梳弄了个背头,除了几撮碎发散在额头。

  郝眉看他一直盯着自己的新发型倒是乐了:“眉哥我今天毕业,今后就是社会人士了,怎么的也得弄个成熟点的发型,怎么样,帅吧?”

  KO点点头说了声嗯,反正他觉得郝眉怎么弄都好看。

  “嘿嘿,就知道你有眼光。这叫什么,那歌怎么唱的,将头发梳成大人模样~穿上一身帅气西装……”郝眉开心的哼着歌接过了外卖,又突然想到了什么一脸骄傲地对KO说,“对了,这就是我以后工作的地方,我和我兄弟们共同的事业。以后有空过来玩啊”

  “你一个人在这?”

  “还不是老三这个没人性的,毕业这天还要压榨员工,逼我过来改个BUG,我等会儿还得赶回学校拍毕业照。”郝眉顺便低头看了看表,明显吃了一惊,“卧槽怎么这么晚了!吃完饭肯定来不及回宿舍拿发胶了,我这不完美的发型怎么办!”说完还抖了抖那几撮碎发。

  看着郝眉一脸慌乱的样子表情如此生动,KO想这哪里有什么大人模样,根本还是个稚嫩青涩的学生。

  “你等等”他想了想,在包里摸索了一会拿出一个黑色的发夹,伸出手撩起郝眉额头上那几撮碎发用夹子别了起来。

  郝眉还没反应过来,KO的手指就和他的皮肤轻轻擦过。

  他平时和人的身体接触也挺多,也不太在意被人碰到。但KO这突然而无意识的触碰,却使他感觉像是触电一般,让他的脸都烧了起来。

  “……谢谢你啊”郝眉低下头有些手足无措,自己都不知道为什么不好意思看KO,难道自己越活越回去脸皮还越来越薄,被人碰一下还有点小害羞。

  郝眉想幸好我脸黑,否则要被KO看出自己脸红了。

 ------------------------ ------------------------

KO:发夹是我用来固定乔燃的假发的(不

 

4

  在郝眉抱怨完自己吃饭的问题怎么解决后的第二天,KO就给他带了第四次外卖。

  “拿着”KO一来上班就把装着外卖的塑料袋递给郝眉。

  “这什么?”郝眉一脸疑惑地接过来,又习惯性地怕被旁边的饿死鬼同事分食了,往怀里藏了藏。

  “你昨天说的,吃饭的问题”

  “所以,这是你给我带的外卖?”

  “嗯”

  “KO你太好了吧!”郝眉开心地喊了一句,又怕引起旁人注意还是小声地说:“你一个这么厉害的黑客,还给我做饭,太屈才了”

  “没关系,顺手做的”

  郝眉乐呵呵打开塑料袋,里面比起以往的三四个打包盒只有一个焖烧杯,疑惑地打开盖子发现里面是热腾腾的粥。

  “这是什么啊?”郝眉有些不解地看着KO,“粥?”

  “嗯,鲫鱼糯米粥,对胃好。”KO又从包里掏出一盒药,“把药也吃了”

  那是一盒胃药。

  郝眉有点不好意思地摸了摸脸说:“你怎么知道我最近胃不舒服啊?”

  这段时间工作压力太大,加上忙起来有上顿没下顿的,吃的还都是些辛辣重口味,他的胃确实有些不舒服。但他觉得没那么严重,忍过这段时间自然就会好了,没想到会被KO发现了。

  他不知道喝醉酒那晚他躺在KO的床上在睡梦中辗转反侧蜷缩起身子捂着胃无意识地呻吟难受的样子,让KO皱了多少次眉。

  郝眉看KO没接话,只是默默地看着他,莫名觉得很感动。

  他觉得这个人特别好,真的特别好,和其他人都不一样。

  郝眉伸出手握住KO的手臂,特别真诚地笑着说:“谢谢”

 ---------------------------------------------------

 肖奈:你想进我们公司是对哪个岗位有需求,程序员还是厨师?

KO:郝眉的家属

 

5

  郝眉回校拿资料的时候,郝眉正巧路过KO打过工的那家大排档。他以前来的算多,老板看他眼熟跟他打了声招呼。

  “小伙子,你可一年多没来过了”

  “我都毕业了一年多了。公司离得远,没时间过来啊”

  虽然实际情况是家里就有个厨子,完全没必要外出觅食,但没时间也是真的,郝眉觉得自己不算在说谎。

  “老板,其实我还挺怀念你这的菜的。特别是外卖,每次都热乎乎的还特别好吃!”

  “啊?”老板一脸疑惑,“我们这一直不做外卖生意啊,太忙了没人送。你是不是太久没来吃给记错了?”

  “啊?”这回轮到郝眉一脸疑惑了。

  “而且你没来之后啊,之前你认识的炒菜那个死小子也辞职了。就,就你在我们这睡了一晚的第二天就辞了,我连接他工作的厨子都没来得及找!当时给我那个叫气的!”

  “啊?”

 

  所以根本没有什么外卖,只有KO一次次的为他而已。

  郝眉想,KO这么好的人怎么就栽在他身上了呢。

  害得自己也栽了。

 

  KO搞不太明白郝眉为什么回家看到他就开始傻乐,不过郝眉主动过来投怀送抱他自然乐意把人搂在怀里。

  “KO,我想吃你以前打工那家小炒的外卖”郝眉从他怀里抬起头不怀好意地朝他笑,看他一脸不解没接话又继续说:“但是老板说厨子被人拐跑了,就不送外卖了”

  然后郝眉得意地笑了笑,啃吻上他的嘴唇。

  嘴被吻得发麻了,KO才反应过来自己被发现了。

  他放开对方的唇,伸手摸了摸郝眉有些潮红的脸,温柔带着笑意回答:“那我给你做”

  郝眉满意地哼了一声,俯身去拿KO的包:“你说你以前包里东西怎么这么多,你是哆啦A梦吗”他打开拉链去翻找,“看看你现在都放点啥”

  然后KO看着郝眉咬牙切齿又一脸好笑地从他包里摸出了三个套。

  他凑过去在郝眉耳边说:“要不要收下”又压低了声音说,“帮我戴上”

 

 ---------------------------------------------------

郝眉:你都进来了干吗还不动

KO:你还没跟我说谢谢

郝眉:臭!流!氓!

 

KO:我干你一次你跟我说一声谢谢好不好

郝眉:大!变!态!

评论(14)

热度(336)

  1. 撩吧青风阿蕉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