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蕉

换个小号

【K莫】夜以继日

发现没写出自己想要的感觉,写烂了_(:з」∠)_

带点小肉渣


第一日,上午晴,午后有雷阵雨

第一夜,KO说:我帮你。

 

第二日,郝眉觉得自己遇到了此生最难解的问题。

好兄弟之间互相撸管正常吗吗???

 

昨夜可能是因为身边多睡了一个人,郝眉的小郝眉觉得有些刺激,精神焕发,不受控制。而KO同志基于人道主义,伸出了援助之手。郝眉同志也礼尚往来亲切慰问了小KO。

醒来后郝眉才意识到昨晚的行为多么的禽兽和无耻。和愚公猴子酒他们也就一起鉴赏过小黄片,一起在澡堂搓背比过鸟的纯洁关系,让别人上手碰到小郝眉,他郝眉发誓绝对是第一次。况且他也摸了小KO,太禽兽了!这让他怎么面对KO!

KO走进卧室想叫醒郝眉,就看到床上的人抱着被子卷成一团滚来滚去。

起床吃饭。

正在纠结昨晚多么没羞没臊的郝眉突然听到KO的声音被吓一跳,在被窝里明显地炸了一下然后心虚地回了一句哦。KO心想,这个反应不错。

  

郝眉坐在自己的电脑前气急败坏地咬碎嘴里的棒棒糖,心想KO这个王八蛋。亏他早上在卫生间做了十分钟的心理准备,提前编好了①啊哈哈哈小伙子技术挺好眉哥我技术也不错吧②昨晚我对不起你我真是禽兽我会对你负责的③今夜再让小爷我爽爽?几种打哈哈的方式在KO提前昨晚的事情时可以大气坦然脸不红心不跳说话不结巴地应对。

但KO这个王八蛋就像昨晚什么羞羞的事情都没发生,依旧是那张面瘫脸吃饭,开车,工作,也什么都没有提起。

难道他就不觉得不好意思?!

两个大男人相互撸管难道是件正常的事?!

  

「互撸娃,互撸娃,一根藤上七朵花~」

谁互撸娃了!谁互撸娃了!突如其来的歌声让郝眉差点被嘴里的糖渣呛死。

拿着手机换铃声的愚公一脸懵逼地看着咳得满面通红的郝眉还是决定关心一下昔日室友:眉哥你没事儿吧,我就换了个新铃声你要不要这么激动这么捧场。

郝眉这才缓过来,踹了愚公一脚说:麻溜的把你破铃声给换了,严重拉低这个办公室的水准与智商!

愚公乐了:就一首葫芦娃,怎么受这么大刺激。眉哥难道你... ...愚公越说声音压得越低,还不怀好意把脸凑到郝眉的耳边。

郝眉一愣,不会吧难道被发现了,我表现的有这么明显?!

然后他听见愚公在他耳边低声的说:难道你就是当年网上那位下了12个小时的种子打开发现是有码葫芦娃的有志之士吗?如果是真的你跟我说,我能理解,做兄弟绝对不给你说出去,嗷!

郝眉又踹了愚公一脚:滚滚滚!高估你智商了!心想着幸好没被发现,平复了下心情开始瞎编:不瞒你说,小时候啊我妈不让我看动画片。我偷偷攒了一个月的零花钱买了一套葫芦娃的VCD,还没看呢就被我妈发现都给掰了。一听到葫芦娃,我就想起我如同被掰断的光碟那悲惨的童年,心里那里个苦啊!你有点良心就赶紧换了!

愚公用关爱智障人士的表情看着郝眉,拍了拍他的肩:眉哥,没想到你有这么悲惨的回忆。做兄弟的我一定,把它设成全公司的开机音乐天天在你耳边单曲循环一百遍。

郝眉皮笑肉不笑地说:你真的可以滚了。

 

踹走愚公后郝眉才想起刚刚应该问问老司机愚公。

愚公,你有没有和你的舍友互撸过?这正常吗?

不行!这样问一定会被愚公当做变态,然后抱着胸质问自己大学四年就是用这种想法看他的吗!

要不问问老三?

算了,问了应该会直接发布特大沙尘暴红色预警。

还是问问全公司最好沟通的三嫂吧

这叫他怎么问得出口!问了他郝眉大概只会因为职场性骚扰被沙尘暴赶出去。

天要亡我!

 

郝眉想了想,还是给他三嫂发了条信息

「三嫂,如果老三做了一件你觉得不太正常的事情,他却表现的很正常,这是为什么?」

贝微微很快回复给他

「那大概是因为对我来说不太正常的事情,对大神应该很熟练太稀松平常了吧。只是我等凡人跟不上大神的节奏而已。」

熟练?!

稀松平常?!

难道KO以前经常和别人做这种事?!和谁,是大排档洗菜的小弟,是KO哪任他不知道的房东,还是老三!(肖奈大神在办公室里抖三抖)

郝眉内心涌上来一种微妙而不易察觉的不畅快感,虽然他把这种感觉归结到KO抛弃他在通往成人禽兽世界的路上越走越远。

 

他板着脸,咬牙切齿地盯着那个罪魁祸首。

罪魁祸首本来一脸认真对着电脑工作,却抬头自然而然地看向郝眉的方向。

视线正好相交。

KO原本很面瘫的脸上稍微出现了吃惊的表情。

郝眉光速把头缩回电脑屏幕后面,做贼心虚地假装淡定继续码代码。

然后电脑屏幕上突然跳出一个窗口,写着「怎么了」

郝眉本来就崩着,被弹出的窗口吓一跳。

KO居然又黑进他电脑!他庆幸自己忍住,没有刚好在知乎搜索好兄弟之间互相撸管是怎样一种体验。

这个王八蛋!就不会亲自走过来问他吗!

不不不,还是这样好,他现在不能面对KO那张正直面瘫脸。

 

郝眉还是没好意思抛弃脸皮问关于“熟练”的事情。

「刚才愚公欺负我!我小时候被葫芦娃伤害过,他还要放葫芦娃逼我听!弄死他!」

「嗯」

嘿嘿,还是KO对他最好。郝眉被一个嗯哄得乐呵呵的,暂时没想起他刚才为什么把人家看成罪魁祸首。

「晚饭吃什么?」

「我要加班,冰箱里还有饺子你自己下着吃」

「一起加班吧?我可以帮你!」

「要到很晚,你先回去」

郝眉的心情突然又变得很不美丽。

 

一个人回家,一个人煮饺子,一个人吃饭,一个人洗碗,一个人看电视。

郝眉觉得有些寂寞。

习惯其实很可怕。

明明自己做着和独居时候一样的事情,却因为回家路上没有KO,厨房里没有KO,饭桌对面没有KO,沙发的另一边没有KO而开始不习惯。家里空荡荡的,郝眉心里也空荡荡的,只想要那个人早一点,再早一点回来,填上那些空荡荡的地方。

 

郝眉趴在床上开始犯迷糊的时候听见了开门的声音。

不知道是不是怕吵醒他,KO的动静很小。郝眉清醒了一些,他仔细听听到KO脱了衣服悉悉索索的声音,然后就是浴室哗哗的水声。

心里那块也被水声装满了。

郝眉坐起身,都没察觉自己抿嘴笑了,他想象着KO洗完澡推门进来看到他还醒着有点惊讶的样子,然后跟他说我的被子还没干。

然后郝眉很可怕的发现脑内的剧情居然没办法从KO洗澡过渡到下一段剧情。

KO的短发,KO的眼睛,KO的嘴唇,KO的脖颈,KO精壮的手臂,KO纤长的手指,KO手心的茧,KO的腹肌,KO的大小形状,KO的低喘。

昨夜那些被郝眉抛在脑后模糊的触感和记忆,在此刻却突然清晰具象。

不好,小郝眉今夜又精神焕发。

 

KO一边用毛巾擦拭着还有些湿的头发一边推开门,发现灯还亮着郝眉坐在床头。

他无法解释为何郝眉一脸通红,睡裤那里还鼓了一包。

计划赶不上变化。

KO走到郝眉那头的床边坐下来,握住鼓起来的那里看着郝眉低声说:硬了

郝眉脸红的快要炸了,心想你个禽兽摸就算了为什么说出来!

他很想推开KO说这样有些奇怪,还是我自己去厕所解决一下。

可是郝眉头昏脑胀,体内一股股热气不断冲上他的脸他的眼眶他的脑子,根本没办法正常思考。

于是KO看着一只熟透了,眼睛湿漉漉的郝眉伸出手揪着他的衣领跟他说:那你再帮帮我。

 小肉渣


 

真爽,郝眉在昏睡过去前这么想。

 

第三夜,KO在亲他的时候趁他因下身的刺激嘴微张伸了舌头进去。有点爽。

第四夜,KO把小KO和小郝眉贴在一起来了个亲密会晤。很爽。

第五夜,KO一边给他弄一边还揉他屁股。还是爽。

第六夜,KO居然去揉他胸前那两点。居然他喵的会爽!

第七夜,... ...

 

郝眉早把那个难题抛之脑后。

郝眉作为一个合格的党员,永远记得毛主席教导我们一切革命队伍的人都要互相关心,互相爱护,互相帮助。

 

---------------------------------------------------------------------------- 

后来某一天愚公打开放了自己二十多年筛选珍藏的小黄片合集的文件夹,发现全都是打码的葫芦娃。

愚公:我屮艸芔茻





评论(24)

热度(157)

  1. 撩吧青风阿蕉 转载了此文字